5G领跑者的成长秘诀:坚持将最难的事做到最好
2021-11-23 10:29:43
  • 0
  • 3
  • 0

来源: 环球Tech 

 

“2000年,当你走出国门的时候,不管是在南亚的发展中国家还是在欧洲,他们对于中国的认识,对我们产品的认识,跟今天相比的话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2001年,谢峻石从清华大学毕业加入中兴通讯,开启全球市场拓展征途,力求让世界爱上中国“智造”。

在过去36年的发展历程中,中兴通讯伴随着中国通信产业经历了1G时代的空白,2G时代的起步,3G时代的跟随,4G时代的并跑,直到5G时代的领先。作为中国高端制造星辰大海中的一朵浪花,中兴通讯以自身36年的成长,见证了中国高科技企业的蝶变与跃升之路。此前,中兴通讯首席运营官谢峻石做客广东卫视《邓璐时间》,在对话中畅谈了中兴通讯三十六年发展的“路与远方”。


坚持全球化,从“海漂”到“主流”

出海,一个很旧又很新的概念。说它旧,是因为这几十年来,中国企业不断出海远征,从最初的睁眼看世界到探索徘徊再到鏖战全球,说它新,是因为面向广域市场,中国企业的全球化征程始终面临着变化和挑战。

因此,任何一家中国企业的全球化都不会是一蹴而就的。

90年代初期,中兴人就踏入了茫茫的“五洲四洋”,开始全球化征程。“走出去叫海漂,我们一直叫做海漂,从海漂到一个国家能够有一个立足之地。”谢峻石在节目中谈到。

1998年,中兴通讯在国际市场上拿下了第一个大单子,巴基斯坦的交换机项目,共计9500万美金,成为打开国际市场的第一把金钥匙。

据谢峻石回忆:“2010年的时候,我在奥地利,我们总共就5个人,但是我们打败了超过1000人的西方厂家,拿到了他们全国无线网络的无线运营商的一个网络替换项目,而且这个项目一直执行到现在,执行的非常好。我们连续多年拿到了欧洲德语区的网络质量第一名。”

作为中国企业最早“走出去”的代表之一,中兴通讯通过三十六年的持续努力,逐渐成为全球通信领域的主流供应商。

在谢峻石对“未来增长动力”的描绘中,全球化战略始终是中兴通讯重要的一部分。

在前不久举办的中兴通讯全球分析师大会上,谢峻石再次强调了中兴通讯的全球化战略。他提到:“面向国内市场,中兴通讯要致力于实现从主流供应商向核心供应商的转变,从产品创新、敏捷研发、高效交付等方面持续提升能力。而面向海外市场,中兴通讯将围绕聚焦优势市场和战略产品的原则,持续进行市场拓展。中兴通讯将在亚洲的重点新兴市场、全球领先运营商的各国分支市场以及欧洲已有的战略市场等进行重点投入。”

据中兴通讯2021年前三季度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中兴通讯国内、国际市场营业收入均实现双位数同比增长,其中在国际市场,公司克服海外疫情困难,通过ICT技术、员工本地化以及产业链高效协同等方式降低海外疫情影响,实现营业收入171.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8%。

从太平洋之东到大西洋之西,从北冰洋之北到南美南之南,从玻利维亚高原到死海的谷地,从无边无际的热带雨林到赤日炎炎的沙漠,让网络覆盖全球,消除数字鸿沟,始终是中兴人骨子里的坚持。走出去是一条艰辛而长久的道路,也是中国企业必经的不凡之路,如今,中国“智造”正在以高科技、高品质的崭新姿态站立在世界市场高地。正如谢峻石在节目中谈到的:“我们把自己Made in China的这种标签从物美价廉做到现在Cost Effective,这种中国制造的标签让我们提升到一个台阶,我想这一方面是我们自己的努力,当然也是我们整个国力的呈现。”

向下扎根,坚持将最难的事做到最好

“中国奇迹”是多要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而创新是其中最核心的要素,从1978年至今,国家支持创新的政策从未中断,在每一个“五年”计划中,科技创新都是重要内容。如今,企业是创新的主体,有没有高科技企业,不仅关乎着关键技术能否突破,也关乎着基础研究和关键技术的突破能否商用,实现真正的可持续。

自成立之初,中兴通讯就明确了坚持自主创新的发展原则。据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至2019年,中兴通讯的研发投入分别为122亿元、127.6亿元、129.6亿元、109.6亿元和125.48亿元,近十年年均研发投入超过100亿。2020年,其研发投入金额达到147.97亿元,占营收比重为14.59%,另据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其研发投入达141.7亿元,占营业收入高达16.9%。

然而,坚持持续的科技投入并非易事,见效更需要时间的积累,不是今天扔过钱,明天就能长出铜板。谢峻石认为,中兴通讯不是一家张扬的企业,多年来一直坚持稳健务实的作风,向下扎根,坚持将最难的事做到最好的创新精神才是中兴通讯的标签:“我们要向下扎根,做好关键技术跟基础科学,贡献更多的底层能力,这就需要我们耐得住寂寞,保持定力。”在谢峻石看来,这种持续的创新能力深深根植于中兴的企业文化之中。


从康波的演化规律来看,当前的世界正处于新一轮产业革命的增长期,人工智能、5G等新技术正在加速转变为产品或服务,而谁在新一轮技术浪潮中拥有更多创新的所有权,谁就能赢得下一个“五十年”。

2021年,全球知名的投资管理公司仲量联行(JLL)在其发布的报告中指出,以中兴通讯为代表的中国通信设备制造商,已成为全球5G标准的主要参与者和制定者,在5G技术、专利、标准、产业、终端等方面全面引领全球,截至目前,中兴通讯的专利技术价值已超过450亿元人民币。

“实力才是硬道理,你如果达不到世界一流水平的话,你是没有话语权的。”

在三十六年的发展历程中,中兴通讯凭借着自身的技术积累,实现了从CT(通信技术)到ICT(信息通信技术)的转型。2020年,中兴通讯提出“数字经济筑路者”的战略定位,希望通过以芯片、算法、架构、数据库和操作系统等底层科技创新,为数字经济提供高效可靠的基础设施方案,为国家经济和产业转型贡献更多的力量。

技术创新驱动,这是国家和社会对企业的期待,也是中兴通讯始终坚定走的路。

如今,5G远程医疗、5G全息课堂等原来只在科幻电影里的场景现在已经触手可及。而这些,都是如中兴这样的中国企业的创新成果。

用5G制造5G,数字赋能,制造蝶变

彼得·德鲁克曾说过:“新的陌生时代已经明确到来,而我们曾经很熟悉的现代世界已经成为与现实无关的过往。”2020年,数字技术从最初的信息通信领域向人类生活的各领域全面融合,数字化转型成为企业绕不过去的一条必由之路。

从一条生产线的改造,到一个车间的数字化转型直至一个厂区的数字全链接,中兴通讯南京滨江全球5G智能制造基地就是数字化转型的一个典范,其通过数字化技术拆“烟囱”、破“墙壁”,以“用5G制造5G”的理念,用极致场景建立5G全连接数智工厂。据了解,该基地自2020年3月正式投产以来,每分钟可生产五台5G基站并发往全球,同时,在降本、提质、增效方面已给公司带来了显著的收益,实现了装配质量漏检率降低80%,关键工序不良率降低46%,产线人员减少28%,产线调整周期缩短20%等。根据西门子的测评报告,中兴通讯南京滨江工厂的数字化典型应用总体水平为2.5,高于业界平均2.0,精益成熟度总体水平为2.6,远超业界平均1.9。

在数字化转型浪潮中,"黑灯工厂"正成为企业寻求定位和突破的灵感之源。越来越多的行业领军企业围绕上榜"黑灯工厂"这一目标,持续开展智能化、数字化探索与实践。

“从打造工厂开始,我们就想把它做成一个超级工厂,或者说是一个样板间。我们的愿景,还是可以做成黑灯工厂。”谢峻石提到。

作为智力密集型的高科技和全球化企业,中兴通讯早在2016年就开始践行自身的企业数字化转型,中兴通讯希望通过自己“先吃螃蟹”,再将数字化转型的经验和方案向外复制。

目前,中兴通讯通过自身数字化实践,已形成了一套方法论,并打造出系列化、组件化的数字化产品与服务解决方案,具备了成为企业数字化转型服务商的能力。中兴通讯企业数字化转型方案由云网底座、数据平台、统一协同门户、数字化办公、数字化生产、数字安全等子方案共同构成,能够以积木化的业务组件库,对企业运营各个领域进行赋能。

此外,在持续深化自身数字化实践,赋能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同时,中兴通讯还将自身优势与行业、产业和社会强强链接、高效协同,助力行业数字化转型升级,携手合作伙伴在电子制造、钢铁、冶金、矿山、电力、轨交、港口、新媒体、文旅等15个行业广泛开展5G+创新实践,在全球范围内共实施超过60个示范工程。

此前,中国信通院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企业数字化转型发展呈现双曲线特点:即转型者曲线和赋能者曲线。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步伐更快、数字原生程度领先的企业,达到一定水平之后,将扮演赋能者的角色;而现阶段数字应用水平相对较低的企业,未来还有一个长期的转型过程,遵循转型者发展曲线路径。作为数字化转型的先锋力量,中兴通讯无疑将扮演好赋能者的角色,正如谢峻石所言,中兴通讯希望做“数字经济的筑路者”,为修好这条路,已经拥有了足够的技术积累。

“团结、专业、担当、务实,其实你听起来可能确实又是一个理工男、工程师的形象,但我们希望未来能够成为一个有趣的、创新的知识分子。”这是谢峻石描述中的中兴通讯的未来形象。

用户翻倍增长、基站规模领跑,中国5G枪响以来所取得的成绩举世瞩目,从“1G空白、2G跟随、3G突破”到“4G同步,5G引领”,在今天5G技术所引导的变革中,中国及中国企业已然成为引领者,也终将成为最新、最具革命性的创造者。

但在谢峻石看来,“我们仍处在新技术革命的青年时期。”由此,我们可以期待以中兴通讯为代表的行业领路者们能无畏挑战,向下夯实基础技术,向上赋能行业产业,在数字经济时代带领我们探寻更多的机遇与未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