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宙:为何整个世界都被5G迷住了?
2019-10-26 10:01:11
  • 0
  • 5
  • 3

来源:浙江大学管理学院-头条号 

2019年6月6日,工信部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广电正式发了5G商用牌照,全面开展5G网络建设。虽然5G还没有正式商用,但它已经在我们身边。

本月,全球移动通信协会高级顾问、原中国移动总裁&董事长、浙江大学管理学院国际顾问委员会委员王建宙在出席活动时,剖析了5G中蕴含的创新机会。

演讲实录

我本人从2013年开始接触5G,那时候对于5G是什么、要解决什么问题,我啥也不知道。但短短几年,5G已变成了现实。

为何整个世界都被5G迷住了?

如今中国很多城市都有5G覆盖,这意味着,只要你换个手机,卡都不用换,就能享受5G服务。

不光在中国,5G在全球都很热,我退休以后担任了全球移动通信协会的高级顾问,参加了很多场国际会议,故对5G的发展过程有所了解。

韩国是全球最早发展5G的国家,目前5G用户已达300万;除此之外,美国、日本以及欧洲的众多国家都在积极推进5G,甚至连中东都已开通了5G。一时间,整个世界好像都被5G迷住了。

我本人从事电信工作40余年,经历了1G、2G、3G、4G、5G的整个过程。但说实话,从1G到4G,整个社会将它看作是一种技术变化。然而这一次,从4G到5G的升级变得格外不同,它不光是技术问题,还变成了经济问题,甚至变成了政治问题、外交问题。

如今国际上的一些外交会议,都在大谈特谈5G,这种情况是前所未有的。5G为何如此受重视?原因很多,但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和数字经济有关。

数字经济离不开网络,而网络在今天又离不开无线网络和移动网络,这就是为何大家争先恐后的原因。如今我们衡量一个国家的实力,不光看飞机场、高速公路、铁路、电力供应等因素,还特别注重其网络水平。

有人说,网络已成为数字经济的“入场券”,如果你没有一个健全的网络,免谈数字经济,这句话很有道理。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所做的预测,预计到2030年,5G直接创造的经济增加值是2.9万亿元,这里还仅仅是指对5G的投资、对5G手机的消费等直接增加值;而5G间接地拉动经济增加值是3.6万亿,甚至可能会超过这个数字,因为每次的预测都是偏向保守的。

5G到底是什么?

如今大家都在说5G,很多媒体也在宣传5G,但都说得不准确。所以我们有必要明白5G究竟有哪些技术特点。5G其实有很多指标,而我们只需要记住三个指标:

第一个指标是“峰值速率”。这个概念是5G当中最重要的。这里的速率不是平时用手机的速率,媒体说“20G下载一个高清电影,只要一两秒就可以了,因为有20G的速率”,其实不是这个概念,而是整个基站总体容量是20Gbit/s,实际速率与手机数量有关系。

比如,在一个社区里,只有你一个人用,只要手机性能达到了,就可以全部用完。也就是说,用的人越多,速率就越低。国际电信联盟和3GPP规定,不管多少用户,每个人实际体验速度不得低于100Mbit/s,这是基本数字。

那么5G比4G究竟快多少?有人说快10倍、20倍、100倍,媒体上各种各样的说法都有。但这其实是很难比的,因为大家的标准不同,有用户体验标准、实际标准等。

我们现在用4G最高标准,4G的3GPP规定峰值速率和5G的峰值速率比,下行的峰值速率4G是1Gbit/s,5G是20Gbit/s,所以我们说5G的速度是4G的20倍,这是同口径的比较,这也是最重要的定义。

第二个指标是“时延”。如果我们将速率比作高速公路上跑的车,那“时延”就是车通过高速公路上每个收费口时所必须要耽误的时间,也就是处理时间。而5G就是通过减少处理时间的方式,使得时延减小到1毫秒,因此速度就快了。

第三个指标是“密度”。每平方公里可支持100万个设备的连接。每公里100万是什么概念?在一公里之内,每棵树都可以有一个芯片和连接,甚至每个旅行箱都可以有一个连接。

5G有什么用?

5G主要有三个应用的场景:增强型移动宽带(eMBB)、高可靠低时延通信(uRLLC)、大规模机器通信(mMTC)。我分别介绍一下,看看他们当中存在着哪些创新机会。

今天的4G也是宽带,而增强型移动宽带就是它的进一步增强,由1个G的下行速度变成了20个G的下行速度。有了它,很多以前做不了的事情都可以做了,比如AR/VR需要大量的流量来支持,在4G时代做还有些困难,但有了5G,就可以做了。

我觉得AR/VR会是在eMBB阶段迅速扩大的项目。VR是“假环境+假内容”,我更喜欢AI,它是“真环境+假内容”,有人称其为混合现实(MR),这是非常新的应用,可以改变我们的娱乐方式。

比如当我们在看足球时,有球员进了球后,如果可以飞到天上去,大家一起欢呼,是不是将娱乐的状态都改变了。

当然,要做出这种设计,需要有创造性思维。而5G,将会帮助这种设计实现大的突破。

再如电视转播,以前的电视现场直播或电视远距离传送非常困难,需要在摄像机后边连上一条线接到转播车,转播车要通过光缆、微波或卫星才能一层层传到电视台总台。

而有了5G后,传送4K、8K的视频非常简单,不管有多远,只要摄像头上插上一张卡,就能直接连接到电视台总台了。比如2019年央视春晚就首次使用了5G+4K,今年70周年大庆也有很多用了5G+4K来进行转播。

此外,5G在穿戴设备的功能上也会有大的突破。比如导盲头盔,现在视力障碍者使用导盲犬,有了5G完全可以实时反映出路况,这样可以使穿戴式设备有很大程度的提高。

这是5G应用最精华的地方,在我看来,5G应用要爆发,就会在uRLLC上爆发,这需要发挥想象力。

比如联网汽车。现在的自动驾驶汽车不联网,用摄像头、雷达、传感器等来模仿人的五官以判断各种情况,然后做出自动化处理。但联网汽车与所有东西联网,就不需要模仿人去做判断了。比如前面红灯亮了,现在的自动驾驶车会判断出“红灯亮了”,于是停车了;但联网以后就不需要判断了,交通智慧系统直接会给汽车发信号,现在是红灯,不要开了。

今年2月,我在巴塞罗那参加大会时看到一批人拿着方向盘在动,我以为那是驾驶模拟器,但人家说“不是的,是真的在开车”,那辆车在很远的巴塞罗那郊区广场里,而他看到的视频内容和我们挡风玻璃上看到的是完全一样的。

我当时非常兴奋,立刻想到了抗震救灾。如果可以远程驾驶,救援人员就不用冒着生命危险把救援物资送进灾区了,因为所有的东西都可以联网看到。这对于很多场合都非常有用,特别是工程建设、码头的自动化控制等方面,目前远程控制和远程医疗已有很多成功实践了。

其中,远程医疗会是5G应用非常重要的一个领域。但远程医疗有几个条件:一是网络必须要健全,网络一秒钟都不能断;二是在医院可操作的机器设备,从理论上来讲,只要医院里可操作,远程也可操作;三是需要有相关的规定和规章制度,比如哪些可以做,哪些不能做。

现在2G、3G、4G也有这个技术,窄带物联网,就像抄个电表、水表或煤气表,一个月一次或一个星期一次,甚至每个小时一次,它对数据的要求不高,我们现在用窄带物联网都能解决,但还是要看3GPP如何制定标准。

它应用于各个产业,我印象最深的是灌溉,以前农业灌溉都是普遍的大水浇地。现在我们可以对每一株农作物进行单独灌溉。

有了无线网络,我们知道哪里没有水了,就对这一棵树和庄稼进行单独灌溉,这样可以节约大量用水。而那么多庄稼,几千公顷、几万公顷如何控制?5G完全可以满足这种需要。

(以上整理自王建宙在2019浙江大学数字经济论坛暨新华三集团数字大脑中国行•杭州站活动上的演讲。)

内容来自今日头条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