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基亚5G抢滩,却为何被华为和爱立信甩在身后?
2020-09-09 08:53:38
  • 0
  • 1
  • 1

来源:集微网

集微网消息,2020年,很可能是诺基亚在华的5G“消失元年”。

差不多两年前,中国移动与诺基亚曾签订过一项价值10亿欧元的框架协议。作为中国最大的通信运营商,中国移动把当时最大的一笔订单给了诺基亚而不是华为和中兴,引发了业内外不小的争议。查询当年的协议框架,核心内容可以分以下几个部分:

利用诺基亚的5G Future X网络构架,选择开放式接口与工具吸引第三方开发者加入;拓展5G场外测试的技术延伸;整合诺基亚5G技术人工智能、机器学习能力,支持中国移动网络智能化的研究。

除了最后一段看起来稍显务虚之外,前面两个部分都属于较深层次的历史遗留问题。首先中国移动和诺基亚都加入了当时方兴未艾的“O-RAN联盟”;其次,中国移动为了尽早实现在2019年的5G商用,采取的是对原来3G/4G进行核心组网改造的NSA(非独立组网)模式,而NSA模式很难和原来的设备供应商进行剥离,所以当时和诺基亚的合作是一种顺水推舟。

但今年中国移动的二期组网准备对23万个5G基站进行采购招标的时候,令人惊诧的是诺基亚几乎完全出局,而华为成了最大赢家,拿下了近6成份额,与两年前一期组网与设备供应商形成的合作光谱构成了鲜明的反差。

中移动5G二期集采,诺基亚出局

诺基亚败走中国5G市场

中国移动“抛弃”诺基亚,变脸的根本原因其实并非出于什么隐秘的阴谋论,而是5G基站技术迭代造成的必然结果。我国5G基站芯片已普遍采用7纳米工艺,单基站功耗已由最初5千瓦下降至2-3千瓦,运维成本显著降低。未来,四家运营商将加快5G网络由NSA(非独立组网)向SA(独立组网)的演进。

2020年是中国三大运营商在5G领域经过长时间商用实验和测试之后大规模发力的年份,在5G上的资本总开支将超过1800亿元,二期设备集采招标共涉及5G基站的数量为52万个(中国移动负责27万个5G基站的新建,电信和联通负责25万个)。相比一期来讲,二期5G基站的关键词由“改造”变成了“新建”,而且均采用独立组网(SA)布局。虽然诺基亚中国销售部早在2017年就已经意识到5G在华由NSA过渡到SA是一个必然趋势,但他们的步伐明显还是慢于竞争对手华为和中兴。

更重要的是,诺基亚移动消费端业务卖身微软之后接连遭遇水土不服而逐渐泡沫化,在大中华区的通讯设备供应领域也逐渐边缘化,和主流运营商的关系渐趋疏远。

诺基亚的5G困局

如果说诺基亚在独立组网部署方面还有可讨论的余地的话,那么在5G芯片的研发领域犯下的致命错误则是该企业内部已经达成的虽不情愿但也不得不承认的共识。

2019年金秋送爽的时候,相比两大竞争对手华为和爱立信,诺基亚已经提前感受到了丝丝的寒冬味道。

诺基亚去年10月在赫尔辛基股价突然暴跌23%,其主要网络业务的营业利润与前年同期相比下降了足足28个百分点,为1.28亿欧元,以不变货币汇率计算的话,诺基亚总销售额同比仅增长了1%,而且本来让公司引以为傲的移动端接入业务毛利率下降了5个百分点,对比同行,只有爱立信的70%,很显然这样一个财务业绩对一家上市公司来说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所以诺基亚在2019年年底取消了财务指导并且暂停了派息。在“开源”渠道极为有限的情况下,诺基亚只能尴尬地“节流”——对位于赫尔辛基的芬兰本部进行裁员,并且砍掉一部分研发费用,这也导致诺基亚2019年整体研发费用和2018年相比缩减了6%,成为全球三大电信设备提供商中唯一一个缩减研发费用的。

引发这一切财政和人事危机的,则是诺基亚用FPGA(现场可编程门阵列)芯片来完成ReefShark芯片组的蝴蝶效应。当然,这很可能是诺基亚过度强调和华为爱立信搞差异化竞争的结果,后两者都采用了专用集成电路(ASIC)系统。不少半导体行业的自媒体从技术深度的角度分析过诺基亚选择FPGA的原因——它确实带有很多先天的优越性,灵活且容易编程。

在PLD技术(可编程逻辑器件)的支持下,再结合门阵列技术,可以从芯片空置的逻辑单元中往存储器上加载指令,设备可根据应用需求快速编程,这就大大缩短了上市时间。

虽然FPGA较专用集成电路(ASIC)价格高,功耗大,但后者在固定成本和上市时间方面存在劣势。如果独断地认为在5G领域应用FPGA是一条歧路,那么这个认识就过于事后之见了。因为网络通信领域的特色就是技术标准变化迅速,在这些领域中,很多设备供应商不希望等到标准完全敲定后才开始设计芯片,设计师也可以利用软件实现技术标准。

毫无疑问,FPGA是规模较小的通信系统的最佳实现媒介方式,但是FPGA耗能大的缺点却带来了一种另类的硬件成本上的“摩尔定律”。在许多移动设备上,它会让电池的使用寿命短到令人难以接受的地步,所以规模越大,成本就越高,一旦越过某个阈值,研发产出收益比会令企业投资者感到难以为继,或许就会面临推倒重来的局面。

诺基亚ReefShark芯片(诺基亚官方网站)

现实就是如此。诺基亚的ReefShark芯片组正在经历一场大洗牌——当时诺基亚无线设备总负责人汤米·乌伊托(Tommi Uitto)在年初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使用FPGA的产品要到2022年底才会从产品组合中彻底消失。今年夏天,诺基亚官方发言人暗地里抱怨英特尔出货不利影响了市场销售,转而与Marvell进行深度合作,采用的基本上也都是非FPGA方案。

对ReefShark片上系统(SoC)技术的投资也迫使诺基亚将其今年的节省目标降至5亿欧元(5.87亿美元)。在2020年的前六个月中,诺基亚在网络研发上的总支出为14.6亿欧元,比2019年同期减少约4%,控制硬件和研发成本,成了诺基亚2020年最大的KPI考核目标之一。

随着5G的发展,三大领头羊华为、爱立信和诺基亚的竞争引发的FPGA与ASIC的斗法一度成为业内讨论的焦点。失败且看似非理性的现实校验可以反推行为逻辑动机的合理性。诺基亚采用FPGA,其实打的是一种5G芯片标准的“抢滩登陆”战,它无需等待流片周期,为产品赢得上市时间,抵押的则是无固定成本的风险。

但诺基亚的抢滩战最终打成了围城攻坚战,最后因后勤供续不足而被迫放弃,对此,诺基亚首席财务官克里斯蒂安·普罗拉(Kristian Pullola)在接受采访时道出了某些弦外之音:“公平地说,5G的发展速度比我们和其他人想象的要快。”

换言之,在5G发展的早期阶段,基站数量还不是很多的时候,FPGA可编程的灵活优势可以抵消功率大和成本高的劣势,但自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5G基站的爆棚式增长终于还是让ASIC集团军成本优势最大限度地发挥了出来,让FPGA相形见绌。

2019年11月,即诺基亚下定决心替换FPGA之时,这个时间段恰好和美国游说盟友极力加紧华为5G审查基本重合,客观上得到“助攻”的爱立信理论上受益最大,但他们的首席财务官卡尔·梅兰德(Carl Mellander)今年4月份在集团内部联席会议上的一番话被很多媒体有意无意地忽视了:“我们今年获取了不少新客户,不过这和华为被美国制裁关系不大,主要来自其他竞争对手。”这个“其他竞争对手”不言自明,指的就是诺基亚。很显然,诺基亚在5G芯片研发上的逡巡徘徊,导致自己的地盘被爱立信蚕食掉很大一部分。

拥抱Open-RAN,诺基亚期望得到什么回报?

无独有偶,诺基亚对“抢滩登陆”策略的痴迷还体现在其一贯高调主张以软件升级的方式由4G过渡到5G这一点上,尤其是一个多月前当英国政府的华为5G剥离令出台之后,诺基亚出于安抚大批焦虑中的英国电信运营商的考虑,宣布全面拥抱Open RAN开放式无线接入网,旨在推动以开源代码架构为中心的网络虚拟化和软件定义网络,通过解耦硬件和软件的方式扩大通信运营商的资源池。

支持这样一个软化设备供应商地位的Open RAN政策联盟,诺基亚看起来是给自己“挖坑”,其实这个充满矛盾的政策联盟本身的存在状态集中反映了诺基亚的微妙心态。

Open RAN台面上的目标是促进开放、透明和互操作网络的5G标准,后果却很可能会加剧地缘政治下的技术分裂,呼吁为行业将安全和信任嵌入新定义的网络和供应链,却受困于软硬件解耦增加了对信任链的威胁,以及开源代码增加了漏洞的暴露等其他安全隐患。半个月前,爱立信官方网站发表了一篇名为《Open RAN的安全考虑》(Security considerations of Open RAN)的文章,在对Open RAN安全性表示担忧的同时,隐含地对诺基亚提出了不少批评。

2019年,诺基亚的5G商用合同和移动端基础设施份额均低于华为和爱立信(数据来源:seekingalpha)

爱立信和诺基亚对Open RAN的态度虽然不完全是泾渭分明,却也一个敬而远之,一个投怀送抱,根本原因还是诺基亚对5年多以来自身研发的AirScale无线接入产品系列的执念。现实层面的市场给了诺基亚最好的回应:今年年初,爱立信的5G全球商用合同达到了78个,压过了诺基亚的63个。移动销售终端、企业通信服务和基站天线架设等5G设备供应这三个领域,诺基亚均全面落后于华为和爱立信。

4年多以来,诺基亚一直在孜孜不倦地推销自己的AirScale无线接入解决方案

结论

诺基亚官方网站的自身介绍,重点突出了“全球唯一拥有涵盖所有5G网络端到端产品组合的供应商”,以凸显其业务范围的广阔。而且诺基亚也意识到了自身庞大的身躯掉头困难,在业绩和利润的压力下,差异化的抢滩策略也许是一条捷径(比如2019年10月到2020年3月这半年多的时间里,诺基亚加急申请了1000多5G专利),但诺基亚在技术层面路径选择受到的市场回报屡屡低于预期,几年下来的压力累积反噬了企业的战术定力。

也许我们可以从一个侧面也能看出诺基亚企业组织架构管理的问题。诺基亚经常显现出外界难以评估的模糊地带,比如2016年诺基亚以156亿欧元(按今天的汇率计算,差不多是173亿美元)收购了竞争对手阿尔卡特朗讯(Alcatel-Lucent),但四年下来诺基亚始终未能将其核心业务进行消化和整合。

总之,至少在2023年以前,“攘外”与“安内”,依然是摆在诺基亚台面上的两大主要问题。(校对/零叁)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